导航菜单

用改革的办法有效激发城乡消费潜力

?

华登之初,炎炎夏日的热浪开始消退。天津市和平区五道敏园广场灯火通明。捷克式餐厅“布拉格”前的游客增加了。一些人要了几瓶啤酒,开始品尝捷克的味道。美食家。晚上8点半,驻地歌手开始唱歌,吸引了更多的游客。

第五大道夜市开盘后,交通量明显增加。餐饮品牌创始者张恒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整个大商务区的交通量都增加了,这些商户的交通流量也增加了,平均增长了20%-30%。”

夜间经济已成为城市消费增长的新亮点

目前,在投资和出口疲软的情况下,消费被寄予厚望。为了稳定消费,刺激消费,促进消费升级,发现新的消费亮点,引导消费新趋势,新的消费方式的出台成为地方政府关注的焦点。其中,利用夜间经济刺激消费增长已成为近年来地方政府的主要举措之一。

促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天津较早开始。去年11月,它推出了《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来促进夜市繁荣,促进消费升级并激发城市活力。

作为天津市三个重点建设的夜间经济示范区,第五大道于今年5月18日开业。景区游客超过6万人。开幕式上,公民和游客人数达到30,000。景区总成交额超过460万元,是一般成交额的两倍。特别是在端午节为期三天的假期中,共接待了142,000名游客,比去年同期增长了61%。景区实现旅游收入880万元,同比增长26%。

天津和平区商务局副局长张鹏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说,天津夜间经济发展没有明确方向,是民间行为,相对分散。充分利用五岛地区创造的夜间经济机会,以民华园广场为核心,将西丽,仙农四合院等周边夜市与餐饮结合起来,增加娱乐和创业的比重。各方面都改善了人们的感情,并逐渐形成了一个核心示范街区,带动了城市夜间经济的繁荣与发展。

第五大道管理委员会主任王业明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第五大道夜市吸引顾客的原因不仅是饮食,文化和创造力是核心。 “超过120个市场摊位专注于个性化食品,例如特色餐饮,文化和文化创作,手工艺品,互动体验等,同时还包括歌舞艺术,巡回演出游行,激情灯光表演等。它反映了文化和商务旅行相融合的特征。现在,它已成为天津夜间经济发展的亮点。”他介绍。

商务部城镇居民消费习惯调查报告显示,中国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大型购物中心每天占据18至22点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文化,旅游和娱乐的需求不断增长。夜市经济的发展,不仅符合人们的消费习惯,而且满足人们的娱乐消费需求,从而激发了消费者的消费热情,对刺激城市消费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张衡告诉记者,五大道夜市开街以后,延长了商家的营业时间,允许商家将桌椅摆在门外,方便了饭店招揽顾客。来五大道游玩的客人就从桌椅中穿行而过,走累了就顺脚坐下来歇会儿,喝瓶啤酒。为了留住游客,他专门调整了经营策略,购进了一些价位较低,适合中国人口味的啤酒,还增加了一些简餐,丰富了产品品类,“这个夏天卖得很好。”他说。

电商下沉助推农村消费转型升级

夜间经济激发了城市的消费潜力,农村消费潜力应该如何激发呢?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在促进农村消费升级、激发农村消费潜力的过程中,各大电商企业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江平镇江龙村的村民罗大姐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她刚刚给家里添购了一台75的大彩电。

“现在农村的房子建得都大,有的人家光客厅就有100平方米,电视小了不合适。”当记者惊讶于彩电的尺寸时,罗大姐这样说,“像我们邻居们买的都是60以上的大电视。”她补充道。

罗大姐介绍,以前想买这么大尺寸的彩电并不容易,原来离村子不远的江平镇上有几家电器商店,但都是在当地已经营业多年的夫妻店,面积小、存货少,想订个大彩电得好长时间。

情况出现转机是在三年前,一些大电商纷纷在乡镇开了实体店,这些店因为与线上同步,品种多价格透明,而且现在乡镇的路四通八达,订好货以后三天之内肯定能送过来。

“这些大品牌货品齐全,价格优惠,送货快,服务也好。”罗大姐说,这次她的体验非常满意,所以不久之后,她就推荐了她的嫂子在这家店买了空调和彩电。

记者走访了罗大姐买彩电的这家电商线下实体店,从店员口中记者了解到,现在的农村消费能力很强,连海上的渔民都在船上安装了彩电,以便闲暇时间消遣。

“空调也是农村人买得最多的电器。现在农村条件好了,家家户户都要安装空调,我这一夏天最多一天安装过6台空调。”店员小梁告诉记者。

农村的消费潜力巨大,转型升级的要求也很迫切,而电商的介入打通了城乡之间的商品流动障碍,为农村提供了品类丰富、高质量、平价的商品。事实上,去年各大电商都已经在争夺农村市场,并且竞争激烈。

例如,去年3月,京东家电在2018战略发布会上表示,要把京东专卖店作为布局4-6线城市和农村市场的主力渠道,通过加盟将门店数量提升到1.5万家。时隔一个月,阿里巴巴集团就宣布与五星控股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斥资45亿元投资五星旗下汇通达公司,双方在供应链、渠道、仓储和物流、技术系统等维度展开合作,重点服务农村市场。2018年上半年苏宁凭借零售云模式,深耕县镇市场,打开一条极速扩张之路。截至今年6月,苏宁零售云新开店铺就达到3000多家,覆盖全国28个省级行政单位,超过3000个县镇。

在各大电商的推动下,农村消费潜力被进一步激发。2019年上半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6310元,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4%,增幅大大超过了4.1%的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

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释放内需潜力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从此次调研的情况来看,各地方政府促进消费的新办法、新措施不断,而且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可以说,近年来,我国在扩大消费规模、提高消费水平、改善消费结构等方面取得了显着成绩。

但是,也要看到,当前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突出。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尚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还未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

去年9月出台的《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提出,顺应居民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依靠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

今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再次提出“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从中央的要求可以看出,当前要促进消费提质扩容,重点还要落在破除制约消费的体制机制障碍方面,用改革的方法来扩大消费主要是聚焦在制度层面进行改革,以激发消费增长的内生动力,而非通过直接刺激的方式来实现。

应该如何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比如,深挖国内市场需求潜力,就需要在提升城市功能、人口有效转移等方面有针对性地拿出改革措施;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就需要在农村土地改革、提高农民财产性收入上加大改革力度。只有从需求端精准施策进一步释放内需潜力,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才会使扩大消费具有坚实基础和稳健步伐。

此外,随着物价的不断上涨,要想促进消费,最根本的还是要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今年36岁的李女士收入水平在北京算是中产,但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经济压力也不小。今年年初实施的《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所覆盖的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等六个项目,这些项目的扣除让她实实在在享受到了政策的红利,现在她缴纳的个税与之前相比大幅降低。

从今年这半年来看,个税改革增加居民收入的效果显着,并且一定程度上拉动了社会消费增长。有数据显示,上半年,个人所得税两步税改因素叠加累计新增减税3077亿元,人均累计减税1340.5元,累计1.15亿人无需再缴纳工薪所得个人所得税。个税改革“红包”直接增加了居民收入,提升居民消费能力。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责任编辑:DF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