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地产大鳄继续吃进*ST康达 京基集团醉翁之意不在酒

?

凯莲(广东,记者徐学成),成功扭转成功控制* ST康达(.SZ)的经济集团似乎没有计划关闭。根据* ST康达的资料,通过接受深圳华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超投资)的股权,京基集团持有的* ST康达股份总数将达到71.50%,并将继续控制。稳定。虽然* ST康达自称是“中国农牧业的第一股”,但最关心的资产是房地产项目,这是房地产大亨经济集团的真实意图。

继续吃掉30%的股权

* ST康达于8月16日宣布,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京基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集集团)于2019年8月15日与罗爱华,陆伟民,华超投资签署了对华侨投资的投资《股权转让协议》],同意京基集团将获得罗爱华和卢伟民持有的华超投资100%的股权。

截至目前,京基集团和华超投资分别是* ST康达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分别持有上市公司41.65%和29.85%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京基集团持有的* ST康达股权将达到71.50%,并将继续作为控股股东。

彩联新闻社注意到,在京基集团投入华超投资股份后,华超投资有限公司是* ST康达的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1%。根据之前的公告,季胜智担任* ST康达的董事兼总裁。在2018年6月离开公司后,他没有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华超部”和京集集团控制* ST康达的斗争已经持续了五年,引起了很多关注。 2013年9月,自然人林芝通过了背心账户,并在二级市场上提升了低调的* ST康达。直到林芝将其持股比例转让给京吉集团* ST康达股份协议的19.8%后,后者才成为幕后运营商,而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战争被“解雇”。

京基集团继续增持,华超投资也尽了其力。有一点,两家公司持有的* ST康达股份比例仅为0.01%。即便如此,京基集团的“入侵”一直被华昌投资控制下的QT视为“恶意收购”,并且从未承认其股东身份。 2018年8月,当时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罗爱华因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而被捕,而京集集团则借此机会推出了自愿要约收购计划。当年11月,京集集团成功将其持股比例提高至41.65%,正式“进入”* ST康达。

通过此次交易,华晨投资* ST康达的“权力”被取消,京基集团对上市公司的控制进一步稳定。

醉酒的意思不是酒

* ST康达从鸡肉公司开始,是一家上市超过20年的资深公司,直到2018年年报,该公司还声称是“中国第一农业和畜牧业”,并将现代农业定义为公司的“战略核心业务”“。京集集团始建于1994年,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以其在深圳的标志性建筑”京集100“而闻名。

为什么似乎没有交叉点的两家公司如此“纠结”?为什么京基集团如此苦心,只因为它想要控制* ST康达?

根据年度报告数据,2018年,* ST康达的主要业务中,“战略核心业务”饲料生产和水产养殖业仅占营业收入的32.78%,而房地产开发收入占52.08%。在毛利率方面,2018年公司饲料生产的毛利率为8.39%,但房地产开发的毛利率高达68.59%。

有一段时间,外界似乎难以确定* ST康达是一家农牧业公司还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与农牧业相比,这是以房地产为基础的经济集团的“醉酒人”。

蔡莲记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 ST康达就以极低的成本在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和沙井获得了两个商业和住宅用地。西乡土地被公司用来开发名称。 “山海城市”房地产项目。根据公司此前披露的信息,该项目建筑面积约80万平方米,可售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预计销售额将达到300亿元。另一个沙井工程的建筑面积也是147万平方米。

同时,根据京基集团的预期,本集团2018年的整体收入刚刚超过100亿元。

2018年,上述西乡房地产项目为* ST康达贡献了17.9亿元的收入,这是商品房销售首次成为公司的业绩来源。据此计算,预计销售额高达300亿元的“山海城市”潜力巨大。这也是京基集团最重要的资产。

在这方面,一位接近京集集团的人士表示,从经济集团的角度来看,这种“战略投资”是可以理解的;但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控股股东最不是所谓的“核心”。战略业务,在未来,* ST康达的农牧业部门的作用将成为新的关注焦点。

8月16日,美联社记者多次致电* ST康达,但他们都被绞死了,并没有在新闻发布前收到回复。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