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车企产能超过6000万 如何破解汽车产能过剩困局

?

停产,关闭工厂,新车的OEM .

破解汽车产能过剩

198008257.jpg

中国汽车制造业处于产能过剩的前所未有的局面。

最近,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于2019年上半年发布了机械行业的运营情况。汽车行业的数据显示,总利润增长率转为负值,十多年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是负增长。第二季度汽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6.2%,比第一季度下降2.1个百分点。根据国家统计局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2019年上半年中国汽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7.2%,同比下降3.8%。

与正常价值范围的产能利用率79%至83%相比,77.2%的数字意味着中国的汽车产能利用率已经低于“安全线”。由于中国汽车市场的迹象仍不明显,市场疲软。 7月份的销售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市场一直在高速增长,这是首次出现负增长。因此,空闲容量可能继续恶化。如何找到产能过剩的出路已经成为许多汽车公司的首要任务。

汽车产能超过6000万

件,旨在遏制产能过剩。那时,中国汽车的年销量为720万辆。

然而,随着中国汽车进入非理性增长期,面对两位数的年增长率,许多汽车公司早已忘记了产能过剩。 1000万辆汽车,2000万辆汽车.汽车生产和销售的巨大增长使许多汽车公司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他们对市场预期过于乐观。许多汽车公司已开始盲目投资并继续扩大其产能储备。 “XX汽车企业第四工厂正式投产”的消息和XX汽车企业第五工厂的奠基仪式正式召开。根据“2015年底中国汽车工业产能”报告,截至2015年底,中国汽车产能为3122万辆。其中,2011 - 2015年,中国新增汽车产能增加1,087万辆;到2016 - 2017年,新增产能约为600万台。目前,中国的汽车产能仍处于不断扩大的时期。虽然汽车公司仍在为快速增长的市场建设工厂,并且认为汽车市场将进一步上升,中国汽车市场遭遇2018年首次销售下滑,并开始继续低迷,并未足够吸引注意。制造业的产能过剩问题终于暴露出来了。

2018年,中国汽车工业计划年产能超过6000万辆。其中,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的计划产能将超过2000万辆,是《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销售目标的10倍。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8年的汽车年产量仅为2780.9万辆。产能增长率远远超过市场需求增长,大量产能已成必然。

许多汽车公司的利用率不到一半

虽然国家统计局在2019年上半年给出了中国汽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77.2%,但许多汽车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已经低于这个数字。在前段时间发布的汽车行业研究报告中,国信证券指出,2018年,吉利汽车,一汽集团,奇瑞汽车,比亚迪汽车,江淮汽车,东风悦达起亚,长安福特,海马汽车等产能利用率达到70%。据国外媒体报道,2019年上半年,福特在华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1%;标致雪铁龙集团与长安汽车的合资企业产能利用率仅为1%,与东风汽车合资的产能利用率仅为22%。

据公开资料显示,长安福特在重庆,哈尔滨和杭州拥有五家整车厂,总装机容量约160万辆。福特三年前在中国的销量达到顶峰后,该公司在2016年共销售了95.7万辆新车,然后继续下滑。 2018年,产量为387,000,产能利用率为24.2%。 2019年上半年,长安福特共售出75,000辆新车,同比下降67%。

另一个拥有闲置产能的重灾区是合法汽车公司。神龙汽车成立于1992年,占东风与PSA的50%的份额比例。它拥有两个品牌和四个生产基地,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其中,神龙一号,二号和三号位于武汉,第四工厂位于成都。数据显示,前三家工厂的产能分别为300,000,150,000和300,000,四家工厂的总产能为990,000。根据协会公布的产销数据,2019年上半年,神龙汽车共生产汽车6.4万辆,同比下降61.6%。长安标致雪铁龙累计产量仅为107辆,同比下降96.9%,而其第一期工厂的产能为20万辆。严重的产能闲置引起了PSA集团的关注。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之前,PSA集团全球首席财务官Philippe Rovira表示,PSA集团将通过租用工厂设施解决神龙汽车闲置产能的问题。

雷诺在中国的另一个合法品牌的产能过剩问题也非常突出。雷诺武汉工厂总装机容量为15万辆,2008年仅生产了4.8万辆,产能利用率为31.9%。今年第一季度,东风雷诺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5.2%,产量为5,700辆,销量为5,800辆。

韩国汽车公司的情况同样糟糕。自2002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现代汽车凭借合资品牌的成本效益优势迅速赢得了市场的青睐,并在2013 - 2016年销售了100多万辆。然而,现代汽车在中国的销量大幅下滑,因为它没有跟随消费者口味的变化推出与市场需求同步的产品。 2018年,现代汽车在中国的销量下降至79万辆,仅占中国总产能165万辆的一半。其中,现代汽车在重庆的第五工厂于2017年竣工,开工率一直很低。据BusinessKorea称,现代正准备将其重庆工厂转变为电动汽车工厂,以重振其不断下滑的中国业务。

同样兄弟东风悦达起亚的情况类似。根据2018年年报,东风悦达起亚在盐城总部设有三家工厂,每年总生产能力为89万辆。东风悦达起亚2018年的销量为37万台,产能利用率不到一半。

日本汽车公司产能不足,并且仍在扩张

虽然中国汽车产业的总体产能过剩,但也有一些汽车企业的产能利用率不仅高于80%的安全系,而且还有产能不足。根据研究咨询公司Bernstein发布的数据,戴姆勒和宝马在华合资企业的产能利用率目前已超过90%。通用汽车在华合资企业的产能利用率为88%。大众汽车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也超过了80%。本田和丰田两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在中国的产能利用率甚至超过了100%。东风本田相关人士甚至透露,该公司的产能利用率接近140%。

由于产能严重不足,丰田仍在启动新工厂。目前,丰田在中国的两家合资企业,一汽丰田和广汽丰田,在长春,成都,天津和广州拥有八家工厂。一汽丰田的三家工厂的总生产能力为62.2万辆,而广汽丰田的三家工厂的总生产能力为48万辆。一汽丰田2018年销售超过72万辆,2019年目标为745,000辆,2018年广州丰田汽车销售58万辆.720,000辆加上58万辆,表明丰田在中国的8家工厂在2018年加班,超载,产能利用率超过100%。

2019年,丰田在中国的销售目标为160万辆,同比增长8.4%,2020年的目标为200万辆。丰田在中国的产能仅为110万辆,而200万辆,而近90万辆。因此,在3月22日举行的新TNGA亚洲龙离线仪式上,一汽丰田宣布完成TNGA新工厂并同步推出新工厂。根据相关环评报告,一汽丰田共启动了24万辆新能源汽车,其中包括天津信义工厂增加12万辆,长春风越工厂增加了12万辆。广汽丰田第三工厂的120,000扩建也正式启动。同时,总投资达到49.88亿元,第四家年产20万辆新能源汽车的工厂正在进行前期工作。未来,它有望成为丰田向亚洲出口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

空闲容量的出路在哪里?

一些汽车公司迫切需要扩大产能,但大多数汽车公司仍需要处理闲置产能。对于一些汽车公司来说,如何消化产能过剩已成为影响企业生存的重大事件。

例如,神龙汽车最近有各种谣言。从2015年到现在,神龙汽车的销量一直在下降。车辆705,000辆,车辆602,000辆,377,500辆,25.34万辆,今年上半年的车辆数量为63,000辆,同比下降60.05%。销售额的下降无疑伴随着闲置的产能和人力。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有传言称东风汽车希望出售其持有的PSA股份。双方澄清后,有消息称东风汽车和PSA集团将裁员并出售工厂以拯救神龙汽车.

除了未经证实的消息,可以肯定的是,许多汽车公司已经尽早采取行动转换闲置产能。东风悦达起亚暂时关闭了位于江苏盐城的一家汽车制造厂,并计划在2021年上半年开始在该工厂生产电动汽车。

与收盘和收盘相比,转换是一个相对较好的选择。自去年以来,北汽集团已调整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产业链,并将北汽集团北京分公司转让给北京奔驰,成为北京奔驰的第三家工厂,并将成为高端新品梅赛德斯 - 奔驰未来的能源。汽车的生产基地。

一些公司选择为新车工作。例如,江淮代工威莱,海马代工小鹏,长安铃木代工绿驰,东风悦达起亚OEM中国快递.虽然代工模式一直存在争议,经过合作,传统汽车企业可以有效振兴闲置产能,全新车辆动力还可以节省施工周期并快速达到批量生产。

除了代工厂,传统汽车公司和新车部队的热身,建立合资企业也是一个好方法。例如,广汽集团和威莱汽车将成立合资公司,天津一汽夏利将与博君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对于新车动力,我们可以获得新能源生产和销售资格。同时,我们可以节省投资和建厂的成本和周期,依靠传统汽车公司的制造优势,通过共同开发(最佳合作状态)创造新产品。实现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目的。对于传统汽车公司而言,闲置产能可以重复使用。塑造新车的新势力也可以增强自身品牌的影响力。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合作共赢。

文/记者李东英

专家意见

OEM是解决闲置产能的最佳方式吗?

与暂停生产,工厂关闭或土地销售相比,它已成为许多新的产能过剩公司的良好选择。

但是,许多专业人士认为OEM只是过渡战略之一。 “固定资产无法停止,原始设备制造商可以获得积分。无论是传统汽车还是新车,OEM都不是长期解决方案。”据自己品牌的内部人士介绍。

最近,据报道,拟议的管理管理方法草案要求研发投入,生产能力和销售量作为限制,铸造和铸造车辆的门槛大大提高。例如,在过去三年中,国内研发投入至少达到40亿元人民币;在过去两年中,全球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已达到至少15,000辆; OEM合同必须签署三年或更长时间,并在同一地点签署。铸造厂的年生产能力至少为50,000;企业需要高达数十亿元的实收资本;最多只能由两家汽车公司承包。

“OEM模式更像是一种过渡手段。因为随着产量和销量的增加,建立一个自主研发和生产实力的工厂是不可或缺的。这也有利于解决可能的生产技术问题。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秘书长崔东树说。

魏玛汽车公司董事长沉辉也证实了这一观点。沉辉认为,汽车和资本市场的寒冬并未消散,资金将更加集中于已实现大规模交付的龙头企业。 “总的来说,高质量的生产能力不会闲置,闲置的生产能力也不会高质量。因此,鼓励铸造共存等多种生产方式也是利用和提升闲置和落后生产能力的重要杠杆。“但魏玛没有选择更换它。选择具有更高成本和更高难度的自建工厂是因为他们强调产品质量和质量。 “自建工厂可以从基础控制质量和质量,并可以不断改进和改进,同时实现C2M定制生产。”

C2M定制生产只是为了让产品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信息服务委员会秘书长朱伟华坦言:“汽车产能过剩并不需要C2M来保存。”

朱伟华认为,目前各种个性化定制都是伪定制的,业主只有少数选择。汽车公司仍然主要基于生产和销售,但只生产几种配置品种,并为用户提供更多。选择,根本无法谈论用户下订单,然后重现。结果是所有者放弃了个性化的选择,汽车公司浪费了零件库存的成本和经销商库存的浪费,并且没有动力来优化制造成本。

从目前汽车市场的严峻形势来看,很有可能出售汽车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以满足少数用户的需求。如果用户无法获得更多选择,则无法销售大量汽车。更大规模的汽车公司,他们越需要C2M,然后考虑汽车网络和电动汽车服务包之间的差异,并考虑这些个性化服务的个性化营销问题。

除了从产品开始,业内许多人还建议公司整合和热身。国际汽车制造商协会第一副主席董扬表示,缺乏合作是中国品牌公司的一个重要缺陷。如果我们说过去没有加入我们就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那么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中国汽车企业应该加强合作,相互学习,共享优势和双赢。

发挥协同效应并建立联盟关系是为了应对市场中日益严峻的竞争形式。去年,一汽,东风,长安三大汽车巨头率先建立战略合作,在前瞻性共同技术创新,汽车全价值链运作,海外市场拓展,新业务模式探索四个方面进行合作。此外,传统汽车公司和互联网公司,旅游服务公司和新电力公司已开始在各个领域进行合作。与新电力公司的合作也从最早的OEM生产扩展到研发,采购和销售方面的深度合作。

当汽车市场遇到产业转型升级时,会有很多汽车公司的经营状况令人担忧。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曾表示,在未来3 - 5年内,汽车公司的关闭和转让将不再是信息。大多数汽车公司将被淘汰。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汽车企业,新势力和传统汽车企业必须在整合发展之前实现双赢。

文/记者李东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