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以巡回检察强化刑罚变更执行监督

吴宗宪的编者按“刘付前

丁希超”与公平和正义有关。刑罚变更的执行是罪犯最关心和影响教育改革效果的最突出的方面。它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和刑事执行检察监督的核心业务之一。 减刑、假释和临时监外执行的关键环节和优先事项是什么?如何结合巡回检察改革实践加强刑罚执行的检察监督?如何以加强刑罚执行监督为契机,推动刑事执行检察工作的创新发展?本期《观点与专题》聚焦于“通过巡察加强刑罚执行监督”,请关注

“观点与话题”专题讨论小组成员: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科学研究所吴宗宪教授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处副处长刘付前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处主任丁锡超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处主任王美鹏

主持人《观点与话题》:

□2019年1月至9月,全国检察机关提出刑事执行监督整改意见。 其中,提出书面建议纠正减刑、假释和监外临时拘留执行不当的,同比下降13.2%。对违反刑事处罚监督活动提出书面纠正建议的人数同比下降13%。提出书面建议纠正监外执行活动中不当履行职责的人数同比下降10.3%。对执行不当的财产处罚提出书面纠正意见,同比下降27.3%;213起强制医疗违法案件得到书面纠正,同比下降22.3%。

通过合理改革做好刑事执行检察工作

吴宗宪

在中国,检察机关监督刑事执行,这是中国特色的刑事司法制度 特别是随着“派遣+巡回”检察模式的深化,减刑、假释等刑事执行监督更加高效有力。 刑事执行检察监督制度的建立和运行,对于保证刑事执行的顺利进行,保证法律法规的准确执行,促进刑事执行的公平正义,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新的时代,面对新的形势和任务要求,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进一步促进刑事执行的公平和刑事执行的科学起诉。我们应重视相关理论研究,通过有效的理论研究促进实践工作的科学发展。

首先是评估研究 我们应该科学评价刑事执行检察制度在促进刑事执行中的积极作用。 随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发展,特别是依法治国理念的深化,监狱工作人员的法律意识得到了显着提高,罪犯的权利意识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在新形势下,需要对刑事执行检察制度在何处进一步发挥促进刑事执行的作用,对其发挥作用的方式方法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等进行科学的评价和研究。 通过这样的评价和研究,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刑事执行检察工作的整体效果,还可以发现影响整体效果的概念问题、制度问题和实践问题,这有利于深入认识刑事执行检察制度的价值,找到完善和完善刑事执行检察制度的准确途径。

二是比较研究 通过中外比较研究,我们可以充分了解国际社会刑事执行和刑事执行监督的现状,了解其他国家有效执行刑事执行的经验,从中获得启示,并找到可供借鉴的信息。 根据笔者的理解,我国还没有找到与刑事执行检察制度相同的制度设计。类似的系统可能是英国的首席监狱督察系统。 检查员不居住在监狱,但对存在突出问题的监狱进行特别检查,然后编写一份内容非常详细的报告,包括问题描述和原因分析,以及改进和预防的具体建议。 报告提交给内政大臣后,内政大臣要求对所有监狱进行整改。 然而,与中国的刑事执行检察制度不同,检察机关和监狱属于同一制度。 我们还应该研究这些组织顺利开展工作的经验,并探讨我们能否向它们学习。

最后是改革研究 我们应该研究如何通过合理的改革做好刑事执行检察工作。 对于刑事执法检察官来说,人数少、事情多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少数刑事执法检察官不得不面对大量刑事执法人员(监狱工作人员)及其工作对象(罪犯)。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考虑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工作技术改革和将事后监督转变为过程监督来提高刑事执法和起诉的效率。 同时,要科学选择刑事执行起诉中的非法减刑、假释等关键领域。只有这样,有限的人力资源才能集中在最需要起诉的工作上,才能取得良好的监督效果。

抓住重点,促进刑事执行检察的创新发展

刘付前

刑罚执行作为刑事司法活动的最后一环,关系到刑事司法职能的实现、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和谐稳定。依法对刑罚执行活动进行法律监督是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职责。 减刑、假释和监外临时执行等刑罚变更是刑罚执行的关键环节,容易滋生腐败,导致执法和司法不公。党中央非常重视他们,社会普遍关心他们。 近年来,检察机关在各级党委的坚强领导下,根据《刑事诉讼法》、《监狱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在与刑罚执行机关和人民法院的分工上相互配合、相互制约,依法对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实施法律监督,确保刑罚依法有序执行。 随着新时期重大社会矛盾的转化,人们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刑罚执行变更和法律监督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检察机关全面推进监狱巡回检察工作后,将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观,通过发展监狱巡回检察工作,进一步加强对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的法律监督,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刑罚执行变革的新期待,不断为社会提供优质的法律产品和检察产品。

一是把有钱人、有权人的刑罚变更执行作为巡回检察的重点。在2019年7月19日中央政法委召开的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会上,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要求:“全面推开监狱巡回检察,充分发挥‘巡’的优势、‘驻’的便利,主动发现违法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等突出问题,防止有钱人、有权人成为法外之人。”近年来,为进一步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最高法、司法部、公安部等相关部门按照中央有关要求,结合各自工作实际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从严把实体条件、完善程序规定、强化责任追究等方面,对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工作作了明确规定。检察机关按照有关要求充分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依法加强对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提请、审理、裁决、执行等各个环节的监督,刑罚变更执行工作得到了进一步规范。下一步,我们将按照中央政法委和最高检党组有关要求,把刑罚变更执行工作作为巡回检察工作的重点,尤其是职务犯罪等重点罪犯的刑罚变更执行。 在检察工作中,我们将充分利用审查材料、实地调查、组织访谈、问卷调查等方法开展检察工作,特别是在罪犯重大立功或减刑、间隔时间短、考核分数高、假释考验期长等重点案件中。严格审查实质要求和程序要求,积极发现和监督监外减刑、假释和临时执行违法问题的纠正。

二是部署和开展刑罚变更执行情况的专项巡回检查。 为确保监狱巡回检察工作的规范化发展,2019年1月,最高检察院发布了《人民检察院监狱巡回检察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和《人民检察院监狱检察工作目录》(以下简称《目录》) 《规定》年,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被明确作为巡回检察工作的重点之一,《目录》年,作为单独的一章,明确规定了刑罚执行变更检察工作的具体内容和方法。 自监狱巡回检察工作部署以来,根据最高检察院党组的相关工作部署,最高检察院直接组建了由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邱薛强领导的巡回检察小组,先后对四川邛崃监狱、浙江省宁波市黄瑚监狱和青海省东川监狱进行了三次巡回检查。 下一步,我们将回顾三个地方组织的巡回检查,检查前一轮巡回检查中发现的问题的整改落实情况。同时,我们还将检查刑罚变更的执行情况和有关监狱、检察机关开展的法律监督工作。 此外,我们正在研究和制定最高法院直接进行监狱巡回检查的实施方法。我们计划采用最高法院的两种方法,直接进行巡回检查,明年组织跨省跨境巡回检查。重点开展各地刑罚执行情况专项检查和法律监督工作,进一步落实中央有关工作要求,回应社会关注,维护司法公正。

三是认真查处非法减刑、假释和监外临时执行背后的职务犯罪。 2018年10月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赋予检察机关调查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以及司法人员在对诉讼活动行使法律监督时发现的流动侦查的权力。 赋予检察机关一定的侦查权,是党中央科学判断反腐败斗争新形势、顺应时代新要求的重大决策安排。它是中国特色法律监督制度科学发展的重要制度设计,是我国整体反腐败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下一步检察工作中,将巡回检察工作与职务犯罪侦查有机结合,充分发挥巡回检察工作的“利器”功能,通过查阅监外减刑、假释和暂予执行的相关材料,与服刑罪犯交谈,设立巡回检察信箱等方式,寻找非法减刑、假释和暂予执行背后的线索。认真查处一批徇私舞弊的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职务犯罪案件 同时,通过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和处理,进一步增强巡回检察工作的作用,实现巡回检察工作与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相互促进和提升。

第四,修订和完善相关法规 随着巡回检察工作的全面推进,我们将对一些地方存在的分工不明确、巡回检察与驻地检察结合不力等问题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我们将尽快修改《人民检察院监狱检察办法》,进一步明确巡回检察工作与驻地检察工作的职责分工,在下一步工作中充分发挥“巡逻”的优势和“驻地”的便利,努力提高监督的有效性。 同时,结合新时期刑罚变更执行法律监督的新特点和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和要求,在《人民检察院办理减刑、假释案件规定》的基础上,制定了检察机关办理监外减刑、假释和暂予执行案件的指引,进一步细化人民检察院办理监外减刑、假释和暂予执行案件的工作流程,促进这项工作的不断规范化和深入发展。

解决减刑假释检察监督问题的“六个步骤

丁锡超监外减刑假释暂执行监督是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确保刑罚执行公平正义的重要制度设计 多年来,检察机关在刑罚变更执行中认真履行检察监督职责,依法监督纠正违法、不当减刑假释案件,取得了良好的监督效果。 然而,随着形势的发展,减刑假释的监督也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如何在充分发挥“巡逻”优势和“停留”便利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监管水平,更好地保障刑罚执行中的公平正义,鼓励罪犯改造,已成为检察监督的当务之急。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确保减刑假释的公平正义 一是修订完善《人民检察院监狱检察办法》 《人民检察院办理减刑、假释案件规定》,制定减刑假释案件处理指引,明确减刑假释案件监督各环节的处理流程、职责任务和办案期限,明确证据的种类、规格、标准和责任等。 二是依法制定和发布促进假释的指导方针,明确把握假释实质条件的标准,特别是进一步明确“假释后无再犯危险”,提高可操作性,逐步提高假释适用率 三是探索建立减刑撤销制度 为已被判减刑的罪犯设定与减刑范围相对应的测试期,有效地防止了罪犯发现虚假悔罪、抗拒改造甚至减刑后难以撤销的犯罪的弊端。

二、进一步突出监管重点,努力提高监管质量和效率 严格执行中央精神和政策要求,减刑、假释案件要贯彻案件、交易的实质 一是确定关键目标 我们将继续监督“三类罪犯”和其他有钱有势的人的减刑假释活动。我们将主动寻找非法减刑、假释等突出问题。坚决防止有钱有势的人“带钱出狱”、“用权利救赎自己”和成为法律之外的人。 二是把握关键环节 突出岗位调整、评分考核、立功奖励、违规处罚、举报决策等重点环节,充分利用调查核实权,逐案认真审查,深入发现问题。 对违法问题和不当案件的调查核实,坚决监督纠正 三是重视减刑、假释与财产刑执行之间的联系,鼓励罪犯自愿执行财产刑。 有证据证明罪犯有能力执行和不执行财产刑的,应当严格控制减刑、假释,不得逃避处罚和谋取经济利益。

三、全面适用减刑、假释,促进假释适用率的提高 认真贯彻《关于加强和改进监狱工作的意见》关于依法提高假释适用率的要求。在日常监管过程中,不仅要监督监狱严格掌握申请假释的适用条件和情况,还要监督监狱确保罪犯在同时满足减刑和假释条件时优先申请假释。 违法假释应当依法予以纠正;对可以申请假释但监狱没有的,可以依法向监狱提出假释建议。 充分发挥假释在鼓励罪犯改造、促进罪犯顺利回归社会、预防和减少累犯方面的功能优势。

4。加强协调与合作,统一司法执行标准 坚持“三赢、双赢、双赢”的监督理念,不仅依法监督,敢于监督,善于监督,而且注重加强与人民法院、刑罚执行机构等相关部门的合作,共同研究解决影响和制约减刑、假释和监督的问题和困难。通过联席会议、会签文件、联合检查等方式,促进减刑假释案件处理标准规范的统一,研究解决减刑假释工作中的问题和分歧,确保减刑假释各方面工作的顺利衔接。

五、注意发现和调查减刑假释过程中的相关职务犯罪案件 注重发挥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发现职务犯罪线索和办理案件促进监督的独特优势。减刑假释监督应注重从减刑假释案件违法处理的背后挖掘和审查司法渎职、违法犯罪的线索。特别是社会关注度高、人民反映强烈的权贵,可以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减刑、假释,从事“假立功”等问题,从而增强监管效果。

6。加强信息化建设,提高减刑假释监督的科技含量,缓解大案少人矛盾。 一是结合新形势下减刑假释监管的实际工作和监狱巡回检察工作的实施,优化和完善统一业务申请系统中减刑假释处理流程,提高监管质量和效率。 二是完善减刑假释网上协同办案平台,实现执法信息的全面渗透和共享,促进减刑假释监管更加规范有序。 三是开发“减刑假释智能办案平台”,实现减刑假释案件评分评估、请求条件、申请程序等相关数据的智能分析和自动记录,借助信息技术辅助司法办案,提高减刑假释案件办案的准确性和公平性。

用智能提高刑罚变更监督的质量效果

王美鹏

在实践中,减刑假释监督案件通常以批量集中的方式处理,具有案件数量多、审查时间短、以笔试为主等特点。 近年来,一系列有关减刑、假释的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相继出台。减刑假释审查的内容大幅增加,办案难度加大,对检察官的办案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据统计,浙江省目前有59条规定和50项审查中的处理有期徒刑减刑案件。 同时,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浪潮对法律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迫切需要加强减刑假释检察监督与信息化的深度融合,探索减刑假释检察监督的智能化辅助检查,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

1。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为智能审核奠定坚实基础 近年来,检察机关坚持把加强科技检查作为提高刑事执行监督能力和效率的重要途径,不断加强以“两网一线一制”为代表的信息基础设施 自2011年以来,派驻监管场所的检察机关不断推进派驻监管场所检察机关之间的信息联网、监控联网和检察专线支线建设。目前,“两网一线”建设基本实现全覆盖。 2016年底,全国检察机关开始部署和使用检察机关统一业务应用系统的检查子系统,作为全国四级检察机关重要的办案信息平台。检验子系统的在线运行有效地提高了检验工作的科技含量和信息化水平。

二、破除信息壁垒,实现审查关口前移。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的同步监督,不仅要做好减刑、假释提请、庭审和裁定环节的审查,也要做到对罪犯考核奖惩的源头监督。计分考核决定罪犯表扬奖励个数,直接影响罪犯悔改表现的认定和提请减刑的频率和幅度,是减刑、假释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去年以来,浙江省检察机关自主研发计分考核智能分析系统,该系统突破部门间数据壁垒,以监狱计分考核系统为基础,获取监狱各分监区计分考核数据,根据检察机关的审查重点设定条件对考核数据进行筛选,对于罪犯计分考核分数偏高、因违规违纪一次性扣分20分以上或月累计扣30分以上、年度专项加分累计超过600分等情况进行重点筛选,再对筛选结果进行算法分析,对异常计分考核情况及时提醒检察人员进行重点关注。检察人员根据系统分析结果有针对性地调取罪犯的考核审批情况及“罪犯考核月评表”,严格审查罪犯考核加扣分情况是否与实际相符,对于违法违规情况及时进行监督纠正,从源头上确保减刑、假释提请活动的公平公正。

三、实现繁简分流、突破案多人少瓶颈。目前执行机关按批呈报减刑、假释案件,这一做法要求检察机关在短时间内完成大量案件的实质审查、信息填录和文书制作,给办案人员带来巨大压力。为破解案多人少矛盾,保证案件办理质效,浙江省检察机关会同信息技术部门开发了减刑、假释智能办案辅助系统,由检察人员对现行的减刑、假释法律法规进行总结归纳,提炼出罪犯减刑、假释审查规则,在此基础上,与技术人员密切配合,将法律语言转化为计算机语言,编写计算机能够识别的研判规则和项目,确定了减刑、假释案件审查规则99条、审查项目81个、审查模型33个,适用于死刑缓期执行减刑、无期徒刑减刑、有期徒刑减刑和假释等全部类型的案件。审查案件时,系统根据罪犯档案和提请信息进行智能识别、分析,对符合审查规则的减刑、假释案件自动提出审查意见,对“三类罪犯”、确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财产性判项的罪犯以及疑似存在问题的案件,进一步提示检察人员进行重点审查,实现了案件办理的繁简分流,避免了简单重复的审查工作,检察人员才可以把更多的时间精力聚焦于疑难案件的审查办理。全部案件办理完毕后,系统会将案件信息一键填录至执检子系统,并自动生成规范化审查、监督文书,极大提升了信息填录的及时性和准确性。该系统自2019年1月在全省推广使用以来,实现了减刑、假释案件审查、填录的智能化,节约办案时间达50%以上,有效提高了监督效率。

四、实现网上协同,大力提升办案质效。智慧检务绝不是检察一家的智慧,而需要整合相关政法部门的数据资源,使办案数据流通起来。近年来,浙江省检察机关积极对接公安机关、法院、刑罚执行机关建立政法一体化办案平台,减刑、假释案件办理实行网上录入、网上办理、网上流转,实现减刑、假释案件全流程互联互通,进而实现公检法各机关联合办理案件等功能。检察机关将减刑、假释智能办案辅助系统与一体化办案系统进行对接,依托一体化办案系统搭建“信息高速公路”,实现了减刑、假释案件提请数据一键接收、监督意见线上流转、办理情况全程掌握,从制度和技术上确保监督到位。

目前,检察监督智能化还处于起步阶段,人工智能与检察工作的深度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满足人民群众对减刑、假释更加公平公正的新期待,检察人员对监督办案更加便捷高效的新需求,更高端的检察信息化产品必将孕育而出,为法律监督插上信息化翅膀。

王美鹏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