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我国辅助生殖产业市场格局与发展现状

[编者按]随着基因编辑技术的出现,人们甚至看到了生“超人宝宝”的可能性。有些人更喜欢拥抱这个勇敢的新世界,而不是心存疑虑。 本文对辅助生殖产业链的市场前景、技术等方面进行了分析。

这篇文章是岳燕在新浪医学上发表的。由欧盟大学健康编辑,供业界参考。

《美丽新世界》年,自然生殖被现代人抛弃。受精卵在工厂的装配线上进行培养和挑选。管理者通过管文化和条件反射来培养和控制人的行为,从而形成五个人类阶层,构建稳定的社会结构。 这是一部超越那个时代的作品,但是在当前的背景下,小说中的一些描写可能会逐渐成为现实。

路易斯布朗,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于1978年7月25日出生在英国。在过去的40年里,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人数比人们预期的增长快得多。 2018年4月,一篇题为《Reproductive BioMedicine》的文章在线发表在《《A demographic projection of the contribution of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 to world population growth》》杂志上,评估了辅助生殖技术在促进世界人口增长方面的作用。 数据显示,到2100年,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人数可能达到全球人口的3.5%(约4亿人)

2018年7月,国际辅助生殖技术监测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自1978年以来,世界上已有800多万试管婴儿出生。 目前,全世界每年实施200多万个体外受精周期,通过这一技术成功分娩的婴儿数量每年超过50万。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巧姐曾透露,在我国,试管婴儿和其他辅助生殖技术的使用占出生人口的1%~2%,每年试管婴儿出生人数超过20万例。

照片来源:未来工业研究所

试管受精数量背后是巨大的市场需求 根据中国人口协会和国家卫生计生委2016年8月联合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中国不孕症发病率为12.5%-15%,患者超过4000万。 根据另一项计算,中国不孕症的患病率预计将从2017年的15.5%上升至2023年的18.1%。全球不孕症患病率将从1997年的11.0%上升至2017年的15.0%,预计2023年将上升至17.2%。

年轻人不孕症发病率的增加加剧了这一趋势。 2015年,生殖生物学和内分泌学对全世界辅助生殖患者的数据进行了统计。 数据显示,大多数国家的辅助生殖患者分为两个阶段:35岁以下和35至39岁之间。 中国患者年龄主要在35岁以下,比其他国家高53.0%。 研究表明,中国35岁以下不孕患者的数量明显高于其他发达国家。

有老年产妇的夫妇比例逐年增加,对辅助生殖技术的需求很大。 在选择试管婴儿的人群中,老年母亲的比例从最初的25%增加到了30%-40% 2016年,进入中信湘雅试管婴儿移植周期的二胎母亲人数增加了40%以上 两名35岁及以上儿童的辅助怀孕周期总数占同期同一年龄组辅助怀孕周期总数的50%以上。 数据显示,在进行体外受精辅助医疗的人群中,二胎母亲的人数正在增加,而在“体外受精二胎”母亲中,尤其是70岁的母亲是主要力量。

除了不孕症发病率的增加、生育年龄的推迟和两个孩子的出生,未来家庭类型的多样化将是促进辅助生殖在世界上长期发展的因素。 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威廉姆斯研究所估计,多达600万美国人有同性恋、双性恋父母,越来越多的同性恋家庭想要孩子。 试管受精似乎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据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会员医院统计,2016年中国体外受精市场已达到122亿元,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18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5% 平安证券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不孕不育患者人数已超过5000万,其中约30%(1500万)需要体外受精治疗。根据平均成本-元,试管婴儿的潜在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250-2400亿元。

2016年3月,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马肖伟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NPC)第四次会议新闻中心表示,中国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每年完成70万次辅助生殖手术。 与强劲的市场需求相对应的是市场供应的短缺。

2007年之前,国家严格控制辅助生殖机构。2007年,前卫生部已将辅助生殖技术的行政审批权移交给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辅助生殖机构的数量从2007年的95个增加到2012年底的356个。 2013年初,前卫生部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专项整治行动方案》号法令,暂停批准新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有451个辅助生殖中心和23个人类精子库,其中只有327个获得体外受精许可 根据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为每300万人设立一个机构的标准,未来试管婴儿中心的数量只有大约362个

体外受精的牌照很难获得,合格的主要集中在公立医院。 根据原国家卫生和计划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的获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建立人类精子库的医疗机构名单,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国只有451家医疗机构获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其中只有约40家为私营,不到10% 全国十大生殖中心中有八个是公立医院。

照片来源:创智资本

市场供给的不足给行业带来了较高的收益。酉金资本投资经理宋成博曾表示,辅助生殖成本相对较低,毛利润高达90%以上,净利润达到50%以上。长沙高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年报数据显示,其辅助生殖净利润能达到50%,锦欣生殖医疗集团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到2017年其辅助生殖业务平均毛利率能到达42%、净利率为29%。

图片来源:创Z资本

越来越多医疗机构甚至非医疗企业都在加速布局这个行业。相较竞争激烈的妇产和疾病繁杂多样、用药受限的儿科,试管婴儿可获利润更高,技术也单一,人才需求量相对较小,成为很多妇幼医院的首选。除医疗机构外,上游企业如丽珠集团、长春高新、华大基因、达安基因、万孚生物等也纷纷进军这一领域。

在国内市场供给速度较慢的背景下,跨境辅助生殖医疗正在兴起。美国成为最受国人欢迎的海外辅助生殖服务地。2017年,约1.5万名中国人到海外接受辅助生殖服务,其中30%前往美国。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统计,2017年,辅助生殖跨境医疗市场规模超过90亿元,跨境辅助生殖周期总量约47万例,其中跨境试管婴儿取卵周期量超过20万例,高于跨境辅助生殖临床妊娠周期量。加利福尼亚州成为热点,特别是中国患者,于2017年在前往加利福尼亚州的约5150名国际患者中,70%来自中国。

从技术的角度看,国内外并无太大差异。从1981年国家设立首个精子库起,中国辅助生殖技术已进入世界前列。1988年3月10日,中国内地第一例试管婴儿在北医三院诞生; 2000年,国内首例运用植入前遗传诊断技术(PGD)的试管婴儿在广州中山医科大学诞生,标志着我国辅助生殖技术进入第三代。

但我国多数医院停留在一代(In Vitro Fertilization and Embryo Transfer, IVF-ET)和二代(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ICSI)阶段,也有部分机构研究开展三代技术(Preimplantation Genetic Screening/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PGS/PGD)。

IVF-ET针对女性不孕,解决了卵子问题;二代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ISCI)针对男性不育,解决了精子问题;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PGS/PGD)是在此前两代技术基础上实现了胚胎的择优选择,可以筛选出一个没有染色体疾病和遗传病的胚胎进行植入。

由于PGS/PGD费用较高,技术体系不成熟且涉及医学伦理问题,第三代技术在我国未大规模使用。美国和东南亚部分国家(泰国、马来西亚等地)已广泛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但我国胚胎植入前遗传诊断技术发展并不落后,早在2014年,世界首例经MALBAC(multiple annealing and looping-based amplification cycles)基因组扩增高通量测序进行单基因遗传病筛查的试管婴儿就曾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诞生。当前国内多数中心每移植周期的成功率大约是40-50%。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认为我国辅助生殖技术临床妊娠率约为40%,活婴分娩率达30%~35%。

选择国外接受治疗的动机可能会比较复杂,除了考虑医生方案设计和服务水平之外,性别筛选、疾病筛查、代孕和供卵等则更具吸引力。但我们不应对此过于乐观,应谨慎看待这项技术对个体和社会带来的影响。

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院长黄荷凤曾表示:“我们依然需要密切观察试管婴儿及其下一代的远期健康,比如脂代谢、糖代谢等指标。”2018年 《Human Reproduction》 上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随着试管婴儿技术成功率的提高,新生儿的出生体重也会增加,在过去25年里,无论采用哪种试管婴儿技术,新生儿的体重平均增加了180克。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朱依敏认为:“精子和卵子取出后,都要放到培养皿中,接触到培养液等。培养皿都是塑制品,塑料的成分双苯酚属于环境雌激素,对配子(精子、卵子)或胚胎可能造成潜在影响。所以,操作人员哪怕只是不小心在培养皿上轻轻划了一道,释放出的双苯酚都可能影响到这个试管婴儿的一生。”

《JAMA Pediatrics》 刊登的一项研究发现,体外受精儿童的总体癌症率(每1,000,000名儿童)比非体外受精儿童高出约17%;IVF儿童的肝脏肿瘤发生率比非IVF儿童高2.5倍。

随着基因编辑技术的出现,人们更是看到了拥有“超人宝宝“的可能性,一些人更愿意去拥抱那个美丽新世界,而不是心存疑问。上周 《Nature》 报道,俄罗斯分子生物学家Denis Rebrikov宣布:由于自己感到迫切需要帮助感染艾滋病毒的妇女,决定进行基因编辑婴儿试验。Rebrikov的编辑目标与贺建奎一样,同为CCR5基因。

2018年11月28日,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种主持人Robin Lovell-badge在骚动不安的人群中对台上的贺建奎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是你的孩子,你还会这么做吗?他几乎没有迟疑:如果是我的孩子,在同样的情况下,我会试一试。回答完毕,起身,离场。

早期的互联网医疗先行者凭借着“先天”的互联网思维,试图通过砸钱的方式将用户与平台挂钩,然而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逻辑并不适用于医疗。在5G网络开路,AI技术赋能的今天,互联网医疗是否能找到崛起的新路径?欢迎点击此处文章链接,留言交流讨论,看大家如何说!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雄安大学相关学院筹建工作推进会在北京大学举行